还有这等事?

薛任的眉头微微皱起,望着别墅门口三拨人在那里拱手拜别,心中多了几丝不妙。

江北中医协会向来是江北中医界的牌面,更是所有中医学者向往的最高殿堂,怎么会做如此苟且之事?

"大鹏,你确定没看错?那人真是——"

薛任不确定的话还没等说完,另一边徐志鹏已经是气愤地直拍大腿,低声怒吼道,"就是他,中医协会的管事吴德!化成灰我也认识!"

与此同时,别墅的大门口,吴德正朝着刘家的老管家曹季拱手致意。

"曹老,这些日子多亏您在背后运转,不然仅凭在下和犬子,恐怕难以承受甄家的调查——"他心有余悸地感激道。

曹季的脸上淡漠一笑,似乎一切变化都尽在掌握一般,但嘴上还是十分谦虚地笑道,"非也非也,我也是替刘家办事,若不是你儿子与针王之子私交甚好,恐怕这甜头也不会落在你头上。"

"是,是是——"吴德满脸陪笑,连连点头。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忘拍了儿子一把,低声教训道,"浩儿,还不赶快谢谢曹老?"

青年微微一愣,连忙会意,点头哈腰的走上前来,咧嘴道,"多谢曹老出手,放心,我们吴家允诺您哪些好处,准少不了!还有刘家那些——"

他的话还没等说完,一旁的吴德连忙瞪了一眼,出言呵斥道,"叫你道谢!你说这些干什么?"

像这种潜规则里的利害关系,岂是能够拿到台面上来议论的?

"爸,这——"吴浩被打得一个踉跄,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无妨!"曹季呵呵的笑了起来,赞许道,"吴少性格直爽,童言无忌,老夫很是欣赏,那这样,老夫就先行一步,再会。"

说罢,曹季便带着刘家几名亲卫乘车离去。

"浩儿,李公子那边有消息了吗?"吴德还是不放心地问道。

"放心吧,爸!"吴浩胜券在握地拍了拍胸脯,笑道,"虽然这次逼迫卢家没能成功,但李彦可是我好兄弟!他说他爷爷李针王已经出关了,这次保准让甄家死无葬身之地!"

"如此,甚好——"吴德欣慰地点了点头。

吴家父子二人一边低声私语,一边朝着门内走去。

而躲在门外不远处的薛任二人,已经逐渐听不到这两个人的谈话了。

但是,徐志鹏的脸色却是阴沉地仿佛能滴出水来!

"大鹏,你这是——"薛任几分诧异地问道。

"李彦!李针王!怪不得,怪不得!"徐志鹏连连叫道,一副恍然大悟地样子。

薛任不解地问道,"李彦是谁,李针王又是谁?什么怪不得啊?"

"这江北只有一个针王,那就是李针王!而李彦是李针王的孙儿,他的父亲李昌更是中医协会的副会长,地位极其尊崇!"薛志鹏越说越是激动。

听到这里,薛任哪里还反应不过来。

这特么刘家和吴家偷摸私会,还牵扯出李彦,这不就是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嘛!

然而,更劲爆的还在后头。

徐志鹏长吸一口气,沉声道,"甄家一直引以为傲,视作发家之根本,救命之稻草的,就是这个李针王!"

薛任目光一凝,呼吸都跟着紧促了几分。

乖乖!昔日的顶梁柱,甄家的大恩人,竟然叛变了?

那刘家岂不是?

"不行,这件事必须要告诉甄语冰!"

薛任直接掏出电话,刚准备拨号,电话却是提前一步响了起来。

来电的人正是甄语冰!

薛任当即是接通了电话,说道,"喂?甄小姐,真巧,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是调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吗?"甄语冰的语气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