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了高羽的解释,蓝蝶这才稍稍安心,接着又问。

"你晚上还要过去跟他们交易么?"

高羽点了点头:"那当然,他们灵石都还没有给我呢,再说错过这样的一个大客户,我又上哪儿找人去卖丹药啊!"

的确,错过了擎天武馆这等大客户,他手里那些丹药只怕是没有多少的销路。

这倒并非是高羽的丹药不够好,就是因为太好了,从而售价比市场价格要高很多,一般人根本就难以接受。

绿翠也知道这次高羽和擎天武馆的会面有多么的危险,于是建议道:"要不到时候让师姐陪你一块去?"

她的这番建议,立刻就引来了高羽和蓝蝶的一致反对。

只听他们两异口同声道:"不行!"

见状,绿翠顿时委屈的瘪嘴,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

"什么嘛,居然这样对人家!"

蓝蝶就吃她这一套,见师妹委屈,她立刻开口解释:"如果我要是跟高羽一起,擎天武馆那帮人肯定会怀疑高羽的身份,那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你的建议是绝对行不通的!"

"说的对!"高羽点了点头,附和道:"让蓝蝶陪我一起,倒不如我自己单独行动,毕竟我之前已经跟文风接触过一次,他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足以证明我的伪装还是很靠谱的!"

看他们两人如同夫妻般一唱一和,绿翠顿时没了脾气。

"哼,你们都欺负我,不理你们了!"

说罢,她便靠在涟漪的肩膀上寻求安慰去了。

蓝蝶对此哭笑不得,于是调转目光看向了高羽,提醒道:"即便是这样,你也不能掉以轻心,如此多的一笔灵石交易,相信文风一个人无法主持大局,就怕到时候有大人物随行啊!"

闻言,高羽气定神闲的回答:"别担心,我这易容术可不是等闲,即便是修为比我高的,也一样无法判断出什么,更何况我还有敛息决在,就更不需要担忧了!"

敛息决可是医尊修炼众多秘术中的一种,其中的妙用自然是很多,既然一代医尊都对此如此推崇备至,足以说明这功法的妙用。

这也是为什么,高羽能一点儿也不担心跟擎天武馆等人的接触。

一路聊着天,众人已经回到了酒店内。

大家伙都劳累了一天,倒也没有吃饭的兴致,于是便决定先回房休息片刻,等晚点在下去餐厅吃饭。

回到屋内,高羽看了眼跟在身后的涟漪,询问道:"你不跟着那丫头么?"

涟漪摇了摇头:"今晚我陪你一块儿去!"

刚才蓝蝶和高羽的对方,她听了个一字不落,虽然当时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但心中的担忧却一点儿也不少。

高羽可是她母亲的救命稻草,那是一点儿意外都不能出现,所以这才决定今晚要跟前者一块儿去会会擎天武馆的人。

听罢涟漪的话,高羽微微一愣:"你要跟我一起?"

涟漪自信满满的说着:"有我在,即便是那帮人发现了你的身份,也无法做任何的事情!"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挂满了傲然,毕竟身为六尾狐,她的实力远超普通人的想象,即便是面对擎天长老,也一样能够应付。

高羽沉吟了片刻,也觉得让涟漪跟着自己一起去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擎天武馆那些人从来没有见过,你要是跟着我一块儿倒也可以,咱们现在先休息一下,等到了七点半在出去前往酒店吧!"

说罢,高羽径直去了卫生间,打算先梳洗一下。

涟漪一个人坐在客厅内,呆呆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很快便来到了夜晚七点半。

此刻,高羽和涟漪已经整装待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