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董雪进来了,肖毅就赶紧揉着太阳穴,说道:“姑奶奶,我现在没有时间听你怎么带着范警官回家省亲,我就一个字,烦!”

董雪一怔,随后说道:“我带范警官回家是周末的事,你怎么知道?”

肖毅一听,无可奈何地说道:“你早上不是和我说要带他见你父母吗?”

“是啊,那时我还没做最后的决定呐?你是不是会读心术,我刚做出的决定就被你看穿了?”

此时,肖毅心有些莫名其妙地烦躁,他给董雪作揖,说道:“姑奶奶,你的事明天下午再说好吗,我、我现在真的有事——”

董雪一见他要急,就赶忙将手指竖在嘴唇上,小声说道:“好好好,不折磨你了,我走,我马上走。”

她说着就给他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你关门干嘛,开开!”

董雪在最后一刻回过头,冲他做了个鬼脸,将门打开。

肖毅说烦,他今天的确烦。

他拒绝了黄行长对他的提拔,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人生重要机遇,心烦,是肯定的。

他突然的心烦还有一个原因,和那个神秘朋友有关。

他平时跟谢董事长没有什么交集,甚至都没有单独说过话,不知道谢董事长为什么推荐自己,难道跟老胡这个朋友有关系的不是黄行长,而是谢董事长?

如果是谢董事长也有可能,因为他几次暗示黄行长,想把话题引到那个神秘朋友身上,但黄行长却对此没有感知。

记得黄行长住院的时候,肖毅去医院看他,买了果篮,另外还带了一笔营养费,黄行长不要,肖毅就暗示说,您不要首长会批评我的,该骂我忘恩负义了,当时就感觉黄行长有些不知所云的样子。

还有一次,就是刘庆山当着黄行长的面推荐他出去任职,黄行长当时表现得很深沉,看他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后来刘庆山走了后,肖毅赶忙向他表“忠心”。

黄行长当时向他讲明,不能急于出去任职,肖毅当即表示,说“首长也是这么说的,不让我躁动”,但是黄行长什么反应都没有,他只是说了一句“你遇到好人了”。

当时肖毅就纳闷,怎么黄行长对他说的“首长”没有任何感知。

现在想想,有可能跟老胡神秘朋友有关系的不是黄行长,而是谢董事长。

正常情况下,他调到黄行长身边这么长时间了,两个人私下聊过许多,假如他们有个共同的朋友,而且还是个神通广大的朋友,怎么可能谈话涉及不到?

如果不是这次让他出去任职,肖毅还不会想到这个问题,他一直认为老胡的朋友跟黄行长是莫逆之交,现在他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谢董事长身上。

仔细想想黄行长的履历,他跟老胡甚至老胡的朋友也应该不会有交集,但谢董事长就不一样了。

他不但是滨海银行最大的股东,还是资本领域里的风云人物,很有可能,他跟那个神秘人甚至跟老胡都有关系。

想到这里,肖毅的心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他不知道那个神秘人为什么把自己藏那么深,哪怕他们中间的关系人都不愿跟肖毅相认?

这时,赵金生从行长办公室走了出来,他再次走进肖毅办公室,神秘地说道:“行长叫你。”

“叫我?”

赵金生说:“别腻歪了,快进去吧,我等你。”

肖毅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果然,肖毅来到黄行长面前的时候,黄行长对他说道:“你待会跟金生出去一趟,有一笔逾期贷款还不上,你跟着去了解一下情况。”

果然是这事。

他说道:“好的,没问题,不过我下午和明天都要跟您请假,下午四点市里召开最后一次筹委会会议,就是关于明天座谈会的事,我上次就没参加,最后一次怎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