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落秋懒得跟沈向晚起什么正面冲突,她刚发呆的思绪还没完全拉回来,便直接起身要走。

却被沈向晚的朋友拦住。

“怎么了?正室看到女朋友,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你就这点胆量的吗?”

“让开!”江落秋冷冷扫了那人一眼,懒得在公众场合动手。

那女人却更过分,勾唇冷笑,“那我要是不让呢?你难不成还想要动手不成?”

“就是!你怎么在这儿?”

沈向晚跟随着走过来,一副挑衅者的姿态,“你是因为知道我们在这儿吃饭,故意在这儿等的吗?我告诉你,我和行简今晚不回家,你不用等了,我们今天就住楼上。”

楼上是一家酒店,有萧行简的长包房。

听了这话,江落秋笑了,“你们随意,和我无关!”

她本身也懒得管这些破事儿,更何况,萧行简确定要做的事情也不是她能管的了的。

她拉开那女人的手想要离开,却又被人拽住,“站住!我们向晚的脚是不是你动手打的?今天我就要让你付出双倍的代价!”

那女人说着就要往江落秋的腿上去踢,江落秋往旁边一躲,拉着那女人的手臂直接一个过肩摔,将那女人摁在了地上。

她冷冷的看了眼那女人,道,“想要替她出头,最好先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重,否则的话,吃亏的只能是你自己!”

说完后,她刚要松开那人,却被沈向晚仰头一个巴掌打过来。

顿时,江落秋只觉得眼冒金星,眼前一片发黑,还没反应过来,腿上又被人狠狠踹了一脚,整个人失去重心倒在了递上。

沈向晚的朋友见势就忙压住了她,“哼,以为你自己身手多好吗?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完后,那女人抬脚就要踩在江落秋的身上,却被忽然过来的人给制止了。

“这是做什么?”

慕伯言看了眼沈向晚,单手插兜,扫量着江落秋,他还以为江落秋多有能耐呢,谁知道被人欺负了,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罢了。

沈向晚一看到是慕伯言,忙给自己的朋友使眼色,让放开江落秋。

沈向晚不自在的拢了下掉落的碎发,尴尬的一笑,道,:这不是误会吗,我朋友也是想着为我出气,所以才这样的,我刚还想要拦着她们,没拦住!”

慕伯言不喜欢沈向晚,但是他又是那种喜怒了然于心,不挂在脸上的人。

他淡淡一笑,弯腰绅士的伸出了手要扶起来江落秋。

江落秋却无视,她站起身后,没等沈向晚反应过来,抬手便一巴掌打了过去,沉静的侧脸有些红肿,但是一点也不耽误她。

她冷冰冰的道,“挨着的打总要还回去的,沈向晚,我打赌你这辈子都进不了萧家的门,你信吗?”

“你……”

沈向晚想要反手一巴掌还回去,可是碍于慕伯言在,想要留给慕伯言一个好点的印象,只能忍着,哭了起来,“刚才只是误会,我都已经解释清楚了,你居然还要动手……”

“别在这里装,大家都是明眼人,如果有下次的话,我保证你不光是伤筋了!”

说完后,江落秋转身离开。

看到江落秋这副样子,慕伯言恨不得拍手叫好。

“江小姐!”

刚要上车,江落秋被人叫住。

她回头一望,正是慕伯言,没下车,她只是隔着车门,淡淡的问道,“怎么了吗?”

慕伯言轻声一笑,单手撑着车门,淡笑道,“刚才看你打人打的倒是挺顺手的,见你们的关系如此的复杂,不过就是想要提醒你,人心并不如表面,有些人的心思是需要你仔细再琢磨一下的。”

江落秋似乎听懂了一些什么,但是也没有搭理慕伯言,她礼貌性的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