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落秋毕竟还是主人,并且她的心思那么多,也是王秋玲和沈向晚都见识过的。

王秋玲自然也是不敢再乱来的。

等王秋玲离开后,白鸽笑的花枝乱颤的,“秋姐,你都没看到,刚才你说让我去后山抓蛇的时候,那个王秋玲的脸色,顿时就变得特别的难看,她得被你吓成了什么样子啊?”

“噗,那种人,吓吓也没什么坏处的,她就是那样的,不过过段时间肯定就会好了,她心里喜欢萧行简,却明知道自己是没法跟沈向晚抗衡的,毕竟这是一个佣人罢了,格局不高,私自背后做出来一些小动静也是无可厚非的。”

江落秋说着,思索了一番温珍珠今天过来的场景,又道,“不过呢,你今天也是看到了,那两个人过来找我的时候,都是针对性特别强的,不过我倒是想不明白了,她们两个人想要让沈向晚嫁进来,为什么就是不从萧行简的身上去下功夫呢?”

她是想要离婚的,不同意离婚的人是萧行简。

她们说服了萧行简,岂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吗?

曲艳菲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到了这种事情上,难道就变成了一个傻子了吗?

“那谁知道呢,或许她们知道自己撼动不了萧行简?”

“那我就能了吗?”

江落秋笑了,她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去找温珍珠聊聊了。

……

如今,她跟萧行简谈离婚谈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离婚成功,温珍珠那么看不惯自己,那么想要让她们离婚,那么就让温珍珠想想办法帮帮忙吧。

沈家。

江落秋去的时候,直接就被沈家的保安给拦住了。

“给你们太太打电话,我亲自跟她说!”

保安也不知道她是谁,但是看着很厉害的样子,便给她打了电话。

“沈太太,我今天特意过来找你聊聊我和萧行简离婚的事情,你看你方便吗?”

温珍珠自然也是希望他们抓紧离婚,在没有任何头绪的时候,既然江落秋愿意过来聊聊,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而江落秋,却是带着任务来的。

她想要知道沈家和萧家到底是什么样的恩怨,如果能够把这个恩怨彻底的解决了,那么也算是完成了萧逆川交给自己的任务。

进了沈家的大厅,温珍珠正坐在那边吃甜品,两个佣人小心翼翼的在旁边伺候着,一看就知道温珍珠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人。

“沈太太,吃东西呢,难怪您看上去保养的挺好的,原来心思都在平时的食补上呢。”

既然来了,她就不想跟温珍珠去吵架,针尖对麦芒的,没什么意思。

快速的把该解决的事情解决了,这才是她的目标。

温珍珠听闻后,冷冷的睨了她一眼,似乎不太欢迎她的到来。

“你怎么来了?昨晚我刚去过你们家,你不是不欢迎我吗,如今来了我家,不怕我不欢迎你吗?”

听了这话,江落秋笑了,“既然您让我进来了,那就证明您是欢迎我的,是不是?”

江落秋也没有坐下,她在等着温珍珠请她坐下。

温珍珠还是一个比较要面子的人,让所有的佣人都离开后,才冷冷的让江落秋坐下,“你说你过来是讨论你和萧行简离婚的事情,你觉得这种事情我能相信你吗?当初你们结婚之前,你可是跟向晚说的好好的,让向晚嫁给萧行简的,可是你不是仍旧一夜变卦了吗?”

听闻此话,江落秋顿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没有信守承诺,但是请您也扪心自问一下,你当年让沈向晚嫁给萧行简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跟了萧逆川多年,江落秋早就学会了根据人的表情去揣摩人的心思。

听了这话后,温珍珠的脸色立刻变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