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瞥见阿彩得意洋洋的笑容,苏棠也没有丝毫慌张,淡定得仿佛此事与她无关。

说实话,经历了一世,苏棠已经练就了一身钢铁雄心,承受能力杠杠的。

就面前这点小场面,还真是啥也不是。

只是这个阿彩好像脑子和眼睛都不太好,真以为她是个傻子,不懂得反击。

既然她表演完了,那轮到她了。

卖惨谁不会啊!

真当苏棠思考着说辞时,突然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真是吵死人了!”

“果然是你在闹事,我早就知道你就是个麻烦精,这才刚复赛就给我们带来麻烦,你赶紧滚,这里不需要麻烦精!”

来人正是樊天。

见是苏棠,原本就不满意的情绪直接上涌,厌恶的表情不带半点掩饰。

樊天是评委,又是半个主办方,他的话更像一颗有力的石头,将这件事敲定下来。

在场娱乐媒体记者们已经争先恐后的发文,“苏棠退赛”之事迅速蔓延整个网络。

听到这话,苏棠也不由得恼火起来。

他什么意思?

本来还想忍一时,事后再报复回去,苏棠这会儿也忍无可忍,目光直视樊天,冷笑呛了回去。

“樊天王,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必要睁眼说瞎话吧,我怎么进入复赛的,你这双眼睛看的一清二楚,请你不要拿你的偏见来看待我!”

连老师的尊称都不叫了,可谓是苏棠也气的不轻。

她的态度更是让在场的人一惊。

这年头还没见过谁敢这样和樊天王呛话,这苏棠还是头一个啊。

惹了樊天王,看来苏棠真要“完蛋”了。

在场的人纷纷暗自为苏棠“默哀”。

“你!”

樊天气得脸都黑了,那眼神恨不得杀了苏棠,语气越发不善。

“你自己做错事,还敢指责我?如此没有教养,能力再好也是个祸害,你给我滚,我这里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樊天极少这么明目张胆的讨厌一个人,一般这种人都不会出现在他面前,就没有哪个像苏棠这样,让人讨厌又没有点眼力见。

简直气死他了!

苏棠也气得浑身在抖,捏紧了拳头,指向阿彩,大声的辩解着。

“谁说我做错事了?”

“她自己摔倒的,关我什么事!”

“若真要论起来,分明是她想推我不成功,反来诬陷我,这才是真相,我没有错!”

此话一出,阿彩眼中闪过一丝慌张,气得想手撕了苏棠这个贱人。

没想到她还真敢说出来。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安心下来。

以苏棠的人品,才不会有人信她。

果然,众人都不相信苏棠的话,一致认为她是在狡辩,纷纷谴责她。

“你要不要脸,事到如今还在狡辩,当我们眼瞎吗?”

“看起来漂漂亮亮的,心思如此歹毒,真是没有半点教养!”

“阿彩的咖位比你高,人家犯得着去搞你一个黑透的花瓶吗,撒谎也不打草稿,赶紧滚吧,别再丢人现眼了!”

……

听着这些人义正言辞的话语,苏棠差点没笑出声来,毫不退缩,不卑不亢的回答。

“什么是真相,我有没有说谎,我都有证据证明这一切!”

“我要求调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