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程锦戏谑的声音幽幽的传过来,薄妄眼里的柔情慢慢转变成寒冷。

他关掉电脑,别过了目光,“你这张嘴,什么时候能改掉胡说八道的毛病?”

程锦耸了耸肩,往嘴里丢了一颗葡萄,含糊不清的说道,“我没说错啊,你先是拍派我去保护了她整整四年,现在又让我跟着她回国,继续当她的小跟班,喂,我可是堂堂程公子,难道就这么给她当免费保镖?”

四年前,薄妄从国内接过来一个女人,还怀有身孕。

女人是从海里被捞出来的,身体十分虚弱,但好在薄妄让她住进了最好的疗养所,等到孩子出生的时候,母子两人倒还算顺利平安。

程锦,就是薄妄安排到她身边的神秘保镖。

四年来,无论石溪遇到什么事情,程锦都必须在第一时间帮她解决,这是薄妄对他的要求。

“是吗?我看你倒是心甘情愿。”

薄妄淡淡的说道。

他摩挲着自己已经毫无知觉的大腿,眼底一片深沉,若不是这双腿,他倒是真有可能会喜欢石溪。

毕竟这么聪明自强的女人,谁会不喜欢呢?

“你看你看,你肯定在想她!”程锦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他面前,指着他上扬的嘴角,喊了起来。

薄妄的表情顿时僵住了,嘴角也开始下沉,他抿紧了嘴唇,一张布满愁容的脸上没有丝毫别的情绪。

“喜欢就喜欢咯,以你的条件,配她绰绰有余好不好,”程锦不断地怂恿着,一脸八卦。

“再说,我就撕烂你的嘴。”

程锦立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薄妄这才收回了目光。

回国以后的日子,他几乎很少再给石溪发出神秘指令,而是给足了时间让她复仇,当然,他也有自己的私心。

“老太太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急着给薄钦相亲,好抱重孙子,”程锦叹了口气,“你真的不回去看看?”

“看什么看,我高兴还来不及,”薄妄挑起一边眉毛,记忆回到二十年前的一个午夜,那时候还年轻的薄奶奶,几次三番动了把他扔出去的念头。

“好歹他也是薄家的血脉,再说大小也是一条生命.......”母亲维护他的话语犹在耳边。

然而,薄奶奶却给了母亲一个响亮的耳光,厉声指责,“你以为我会留你吗?带着你的野种滚出去!我们薄家丢不起这样的人!”

野种。

这两个字几乎伴随了他的前半生。

命运从未眷顾过他,因此,薄妄只要一见到薄家的人,就恨得牙痒痒,若不是父亲偷偷接济自己和母亲,他只怕是连长大的机会都没有。

郁郁寡欢的母亲,到了中年就早早去世了。

薄妄也彻底成为了一个孑然一身的人。

因此,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薄家付出代价,让他们知道,当初被他们扫地出门的那个“野种”,将会是薄家唯一的继承人!

“让我回国就回国吧,还非要占我便宜,我父亲早就去世了,你倒好.......”一旁的程锦不断地嘟囔着,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薄妄丢了一个狠厉的眼神过去,他才住嘴。

“薄钦手段狠辣,石溪恐怕不是他的对手,你要多多留心,利安那边我已经打点得差不多了,你直接上任就好,再说本来就是你的老本行,”薄妄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其他的事情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程锦比了个“ok”的手势,无奈道,“反正我就是你最便宜的工具人呗!”

按照程锦给出的地址,石溪找到了这位神秘的珠宝设计老师,她虚心求教,老师自然也很喜欢她。

更让石溪感到欣喜的是,老师家里还有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儿。

不过从小耳濡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