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林夫人特地过来就是想要给我这些建议,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顾凉之一字一顿地说,“我的事还轮不到别人来管。”

说完,她盯着她们俩看着:“我不认为在这件事上我们有继续往下聊的理由,您二位请回吧。”

她是在下逐客令。

这个举动却惹怒林夫人,她狠狠的拍了一下桌面,质问道:“你当真以为你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了吗?这是宁臻的家,我是他岳母!你又是什么身份?!”

原本并不想跟林夫人吵起来,可是话已经被推到这个份上,她不说点什么,怕是还得继续僵持下去。

她于是抬手轻轻地搭在身份扶手上,往沙发椅背缓缓靠去,轻描淡写般地说:“如果我没记错,贵千金并没有跟宁臻结婚,不是吗?”

言外之意,林弥亚算不得宁臻的妻子,她就算不得是宁臻的岳母。

死者为大,顾凉之本是要尊重的,奈何林夫人却把话逼到这个份上,她才不得不说出这句话来。

这句话再一次将林夫人气得够呛,她站起身后,指着顾凉之吼道:“你这个贱人,就凭你也敢对我女儿指指点点!”

林夫人固然很爱林弥亚的,但是林弥亚已经死了,她现在要做的事替宁锦沂守住她的一切,还要用林弥亚跟宁臻的关系,让林家得到一些好处。

她知道宁臻终究会因为别的女人淡化对林弥亚的感情,彼时对林家便不会再有别的感情,她于是才想到让周浅嫁到宁家。

可是她却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宁臻并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人。

几年前他听宁家人的话没有跟林弥亚结婚并不是因为他反抗不了宁家人,而是他跟林弥亚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

他对宁锦沂的父爱是真的,他对自己女儿爱意从来没有一点假,但这并不代表他对林弥亚就是爱得深沉。

对宁锦沂的爱意只是因为宁锦沂是他的女儿,并不是因为宁锦沂是林弥亚替他生下的孩子。

林夫人却并不知道这些,总认为宁臻这些年一直没有再找女朋友是因为他心里始终只爱着林弥亚,却不知道早在两三年前,他认识顾凉之的时候,已经开始慢慢的喜欢上这个突然出现,救下他女儿的人。

“就是!顾凉之,你到底凭什么在宁臻的家里对我们表姐指指点点?”周浅不敢落后的说道。

顾凉之不会因为她们说的话有任何的情绪,只是针对她本人,这对她而言算不得杀伤力很重。

她甚至可以很平静的去接受这些责备的言论,尽管她什么都没有做过,甚至本不该跟她们有任何矛盾。

没有听到顾凉之有任何反应,林夫人又说:“我不会让锦沂留在你这样的人身边的,我要把她带回去!”

“不可能。”顾凉之直接否定,“宁臻不会再让你们把锦沂带回去的。”

“不可能?凭什么不让我们将锦沂带回去,她是我的外孙女!”林夫人冷着语气说,“是不是你在宁臻的面前说了些什么,否则他为什么突然把锦沂带回来?”

林夫人由始至终都认为这是顾凉之的意思,要不是她,宁锦沂根本就不会离开林家,那么她就可以再给周浅制造出跟宁臻见面的机会。

她一切的计划群都被顾凉之打乱,她当然生气,当然恨得不行,她还要替她的女儿守住本该是她女儿的一切!

察觉到林夫人的情绪有些不对劲,顾凉之轻声唤来管家,低声说:“管家,送客吧。”

“顾凉之,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不让我把锦沂带回去?你不给,我非要带!”说着,她大喊了声“锦沂,外婆来接你了”。

刚午睡醒过来的宁锦沂此时就正在二楼的楼梯口,看向他们的方向,眼里仿佛带着一丝疑惑,眼里的睡意依旧是朦胧的。

林夫人朝着她走去,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