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离开的背影,良久又轻声叹了口气。

“哥哥……”

凉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手里还拿了个小小的碗。

“这是刚刚我偷偷藏起来,要留下给你的汤。”

小手伸了过去,隐约可见被烫的微红的痕迹。

这汤,是热的。

傅西城默了默,最终还是接了过去:“今天的比赛你输了,有什么感想?”

“感想?”凉生一愣,歪着小脑袋一派迷茫:“没有什么感想啊,妹妹那么小的年纪就会做饭了,说实话确实挺让我惊讶的,不过只要做的好吃,哥哥喜欢就好了,我还能有什么其他的感想呢?”

“真没有?”

傅西城再次问道,眉眼之中满是耐心和引诱。

“没、没有。”凉生咬了咬唇,然后再次说道。

“那就好。”

一抹杀气自傅西城眉间一闪而过。

“没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就端着那碗鱼汤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中间路过垃圾桶,他手腕一翻。

啪——

花费了几个小时做好的汤就这么直接被扔掉。

他甚至一口都没喝。

凉生没看到这一幕,在她而言傅西城既然能接受她的汤,已经是一件让她很开心的事情了。

这边,顾迟迟和张叔很快来到了厉家。

见到厉爷爷的时候,顾迟迟顿时将凉生的脸甩出小脑袋。

“厉爷爷~”顾迟迟软软的叫着:“变……美人哥哥在不在呀?”

“美人哥哥?”

厉老爷子一听这称呼,顿时挑了挑眉:“奶包,你这是来找那臭小子的?”

顾迟迟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上次我骂了他一顿……但我不是故意的!”

“我就是看哥哥受伤了所以有点心急,没考虑那么多,还有这个!”

顾迟迟一边说着,就把自己手上的画递了过去。

“这个是之前就答应美人哥哥,如果他赢了就要给他画的,虽然他和哥哥的比赛结果有点不如人意,但是现在……我拿来给他赔罪!”

厉老爷子一愣,然后打开画一看。

只见这是一副水墨画,画中是一个长发如瀑、妖孽无双的美人图。

画上的人分不清男女,可那一双绿眸却如同上好的宝石一样,让人一眼便深陷其中,只叹这画中人若是活了,定然是个极品妖孽。

“这是……厉爵斯那个臭小子??”

厉老爷子看了半晌,揉了揉眼睛,最终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顾迟迟点了点头,然后又紧张的问:“是不是有点不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