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一边说着,就要急匆匆的掀开被子跑下床。

可她好像真的是发烧很严重,大概过了10分钟左右,脚都还没有沾地。

“不用了。”傅西城淡淡看了她一眼:“小奶包消失了,从昨天晚上就没看到她的影子。”

“消、消失了?”

凉生一愣,小脸上是止不住的苍白和诧异:“好的那一个人怎么会忽然消失,而且妹妹那么乖……哥哥,妹妹一定不会有事的!”

凉生一边说着,脸上快速闪过一丝疯狂而变态的笑。

既然一个晚上都没找到,那肯定早就泡成一具尸体了!

哈哈哈,她早就看这个小婊砸不顺眼了!

干得漂亮!

凉生在心里几乎是为自己欢呼!

“你不是约了她么?那你知不知道她去了哪。”傅西城冰冷的眸子盯着她:“而且听说你做梦的时候都还在喊着小奶包的名字,我怎么不知道你们的感情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这不是想着还没把汤给她送过去……”

凉生下意识咬了咬唇:“哥哥,你该不会怀疑妹妹的消失和我有关吧?”

那楚楚可怜的神情,如同一只受了伤的小白兔。

傅西城沉默,忽的就冷笑一声。

“我觉得,你应该没那个胆子。”

凉生一愣。

“否则,我既然当初能把你爹妈炸了,现在也能把你一枪毙了。”

傅西城勾了勾唇,明明笑的颠倒众生,却也让人感觉到刺骨的寒意。

凉生顿时感觉自己就不好了,小脸儿僵了僵:“哥哥你说什么话呢,我可从来没有怨恨过当初你把爸爸妈妈……哥哥,你这就要走了,去找妹妹么?”

看到傅西城坐着轮椅慢慢离开,凉生顿时无比着急的说道:“自从我生病之后你还没来看过我、就这么走了?”

“好好养病。”

傅西城背影冷硬,声音也冰冷无比:“不然我对你底下的父母也不好交待。”

凉生:“……”

“少爷,凉生小姐才13岁,你刚刚那么说会不会多少有点……”

傅西城刚刚离开,身边的江城犹豫良久,最终没忍住开了口。

“有点什么。”

傅西城轻飘飘的闻着,可江城却感觉周身的空气都冷了下来。

“额,有点微微的……不近人情。”

不近人情。

随着傅西城越来越大,大家对他的评价也都是“不近人情”四个字。

他的手指一顿,然后忽然抬眼,无比认真的问道:“那照你看,什么才是近人情?”

他不懂,自己的表现在外人眼中看起来,真的就那么的冷漠么?

冷漠到除了不近人情四个字,好像没有别的形容词适合他了?

“少爷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江城额头上冷汗直冒:“我是说凉生小姐才十几岁,还是个小孩子,怎么可能会有伤害小奶包的意图。而且她一个姑娘家从国外大老远的来找您也挺不容易的,这些天在傅家老老实实待着,也没闹过什么幺蛾子……”

“嗯。”傅西城淡淡点头:“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江城:“……”

不至于吧,她还是个孩子啊!

江城还在震惊着,傅西城轮椅上某个按键就亮了。

“说。”看到来电,傅西城的声音都颤抖了:“你是说小奶包已经找到了?在哪儿?”

“……”

医院。

顾迟迟躺在病床上,额头满是汗水。

好热,又好冷。

一会儿感觉自己在冰冷的湖底,一会儿又感觉她被人捞上来、架在火堆上烤。

“哥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