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呜?呜呜呜……”

在大黄一脸震惊的狗脸中,傅西城已经轻而易举的把它单手抓起,看了一眼,然后砰的一声。

像丢垃圾一样的把他扔了出去。

“……”

“大、大黄?”站在门口的傅琪见此,立刻慌里慌张的追了出去,一把抱住大黄的脖子安慰着。

“好狗不跟恶男斗,咱们打不过他,咱们还是好好认怂吧呜呜呜……”

大黄:“……”

顾迟迟看到傅西城过来,心里的委屈顿时涌了上来。

“哥哥你怎么现在才来……”

话没说完,人已经坐在床上哇哇大哭起来。

傅西城见此顿时心疼的要死。

“对不起……我找了你一天一夜了。”

傅西城一把将顾迟迟抱在自己的怀里,小丫头身上烫的惊人。

“昨天我感觉不对,就立刻派人去找你了。可整个傅家都被我掘地三尺找了个遍,还是不见你的影子。”

“要不是妈妈提醒我,要我查一下帝都所有大小医院昨天的入院名单,可能现在都……”

话没说完,只一脸心疼的替顾迟迟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好端端的你怎么会突然发烧,谁送你过来医院的?”

傅琪听此本想上前邀功,可身后忽然一动,大黄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嘴巴死死地咬住了他的衣服。

傅琪拽不动,只好作罢。

顾迟迟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谁送我过来医院的,刚刚一睁眼就已经在这里了,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她不是无缘无故的发烧。

凉生拉她那一下,基本上是下了死手。如果不是因为大黄刚好赶了过来,那么昨天晚上,她可能就已经被淹死在那边冰冷刺骨的池水里了。

可是这些能直接跟哥哥收吗?

顾迟迟看着面前一脸担忧的大魔王,忽然之间犯了难。

不管怎么说,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凉生的父母,哥哥可能早就死在国外那个非法实验室了……凉生,到底是哥哥的救命恩人。

“而且什么,嗯?”

看到小丫头脸上复杂又纠结的表情,傅西城眉毛一挑,又问了一遍。

“而且……”顾迟迟咬了咬唇嘴巴正要说些什么,一道声音忽然传来。

“哥哥!”

凉生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口,眸中满是泪光:“我、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你又怎么了?”

傅西城抬头看了一眼,就见她站在门口嘤嘤嘤的哭。

“没、没事。”

凉生一抹眼泪:“就是刚刚睡觉的时候突然做噩梦了,梦到了爸爸妈妈……他们跟我说现在过得很好,不用我担心,不过那场爆炸、爆炸……”

话没说话,人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会晕倒的样子。

顾迟迟本来就还在发高烧,脑子不清醒,现在被凉生这么一闹,都是感觉耳朵边好像有个苍蝇一直嗡嗡的叫个不停。

眼前黑了又白,她真是……头疼的要死了啊!!

脑袋上忽然间多了两根手指,傅西城不紧不慢地帮她按着某个穴位,顾迟迟顿时感觉舒坦了不少,原本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看傅西城没什么要理她的意思,凉生的哭声也慢慢变小。

最终不死心的上前说道:“哥哥,以前我做噩梦的时候你都会抱着我睡觉的,现在可不可以也……”

顾迟迟一听这话,再也忍不下去了,嗷的一声就张开嘴巴死死地咬住了傅西城的手指。

好啊!

原来大魔王不仅给自己哄睡,还给其他的妹子一样的福利!

混蛋!渣男!!

还给她按个屁的太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