穴,抱着凉生睡觉去吧!

顾迟迟怒火中烧,牙齿越来越用力,直到品尝到了一股腥甜。

才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混蛋哥哥的手指给咬破了。

顾迟迟愣了一下。

而傅西城也发现了不对劲。

某个人刚刚突然发了疯,像猫一样的咬着他的手指,本来咬的好好的,可忽然又停了下来。他触手可及就是小丫头软乎乎的小舌头。

傅西城眸色一深。

怎么小奶包能这么软,声音软,长相软,身子抱着也软,就连手指头都能生得这么软,他身上到底有什么地方是不软的?

等她长大一点,再长大一点,是不是也还会像现在一样这么柔软?

傅西城正在遐想,忽然浑身打了个激灵。

只见顾迟迟脸上快速滑过了一抹愧疚,然后就把他微微出血的手指给舔了个干净。

傅西城:“嘶……”

浑身僵硬,脸色迷茫。

可眸中快速滑过一抹暗光。

“你干什么。”

“你干什么?!”

两人同时出口,又是一愣。

“给你咬破了,当然要把血处理干净啊。”顾迟迟冷哼一声:“好心不识驴肝肺,居然还要凶我!”

傅西城:“……我什么时候要凶你了?”

“你就有你就有!渣男!海王!快滚出我的鱼塘!!”

顾迟迟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怒火中烧。

傅西城:“……”

突然听不懂。

但感觉不是什么好话?

手指上仿佛还有刚刚来奶包舔自己的那种奇异触感,傅西城快速甩掉心里的遐想,清了清嗓子道。

“那个,好吧,你说有就有。”

顾迟迟:“哼╭(╯^╰)╮!!”

一旁的凉生:“……”

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在意她是吗?

所以她在这里站了这么久,演了这么久,就是透明的是吗?

这一个两个的难道全部都是瞎子吗?!!

而且!为什么她感觉到自己在吃狗粮?!

凉生的小脸青了又白白了又青,川剧变脸似的,一时之间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咳……”

傅西城又咳了一声,眸光转向凉生:“那个,你刚刚说到哪里了来着,继续、继续。”

凉生:“……我说我做噩梦的时候,哥哥都会陪我一起睡觉的。”

傅西城面无表情:“哦。”

“所以哥哥现在可不可以哄哄我,跟我一起去睡觉?”

傅西城看着手指:“嗯。”

凉生面上一喜:“哥哥这是答应了?那我们快走吧!”

傅西城神游天外:“嗯?”

“你刚刚说什么,都再讲一遍。”

凉生:“……”

垂死病中惊坐起,小丑竟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