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张家办公室里,一时间鸦雀无声。

刘家……

作为西南五大豪门之一,根基坐落在天府城,底蕴比起钟家,只高不低!

钟家毕竟是近几十年才崛起的新贵,十年前才勉强跻身五大家族!

但刘家,却是从龙国成立不久,就一直存在的豪门!

哪怕在五大豪门里,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而作为刘家当今的掌舵人,刘阳的地位举重若轻。不说在天府城,就是在庆城和西南周边,也影响不小,地位深厚。

这种级别的巨擘,距离他们张家实在太遥远了,所以张永成和张忠山父子最开始没有联想到此人。

只是,这种大人物,又怎么会出入林烨那种人居住的地方?

但张茂凯言辞凿凿,他们只能将信将疑。

“爸,爷爷,接下来怎么办?”

张茂凯心中已经有些发慌了。

“你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张隋看了张永成一眼,道:“大哥,这篓子是你捅出来的,你给出出主意。”

张永成也是脸色难看,一个丧家之犬,摇身一变成为刘氏家族的座上宾,怎么听起来都像是童话故事,而不像是事实。

听到张隋的问话,张永成勉强一笑,道:“你要我说什么?”

“既然林烨回来之后,能认识刘阳那种大人物,那我们张家自然要改变对他的策略和态度了。”张隋道:“大哥,再怎么说,林烨也是果果的父亲,只要你诚恳一点,再加上我们两家的渊源,肯定会原谅你的。”

“笑话!”

张永成脸色变得铁青,道:“难不成你想让我去给林烨道歉服软?”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又有何不可?”张隋道:“比起刘阳,高家算个什么?想想高正,他都能够跪下求饶了,你又未尝不可。”

“你倒是局外人,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张永成脸色依然难看。

张隋一摊手,道:“我听茂凯说起过林烨回来了,倒是想插手——这不是大哥你把我派去出差了吗?等我回来,现在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说能怎么办?”

停顿了一下,张隋继续道:“大哥,为了家族委屈一下又有何妨?再说了,如果林烨真的和刘家有往来,那我们绝对赚大发,能把他摆平,公司账上那点亏损又能算什么,爸也肯定不会和你计较的。”

张永成听到张隋把父亲的名头都搬了出来,赶紧看了张忠山一眼。

后者虽然依然面无表情,眼神闪烁,很显然,对于张隋的提议,他已经意动了。

果然,这次不等张永成开口,张忠山就大手一挥,道:“你弟弟说得不错,为了公司牺牲自己又能算得了什么?永成,不管林烨是否和刘家有联系,但刘阳出现在他居住的地方是事实,我们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

“这样,你去服个软,把林烨招待回张家。”

“我这把老骨头亲自作陪,给他接风洗尘!算起来,林易阳也走了七年时间了,他的孙女这么大了,改日我们带上果果,也去祭拜一下。”

张永成勉强一笑,道:“爸,以思婉和果果这些年在我们张家的处境,就算这几日没有发生事端,恐怕以林烨的性格,也不会接受我们的道歉。”

“说到底,这不一样是你的问题!”张忠山闷哼一声,虎目直勾勾地盯着张永成,道:“你要试试善待张思婉和她女儿,我们现在又怎么可能这么被动?”

张永成心中暗骂不止,最开始说败坏门风的不就是你吗?而且这些年做的一切,不也是你默许的吗?现在倒是来责怪我了,早干嘛去了?

不过这话他却不敢直接对张忠山说,只能硬着头皮道:“我,我尽量吧。”

“嗯,这件事你要是都办不好,那这个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