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骂。

“你快点给我放开,松开我,禽兽,你没有资格这么对我。”

正在开车的龙绯宇也深受欲望的摧残,时梦菀的喊叫如同春药,让他备受折磨。

他还在想。

这么开会会不会出个车祸,车毁人亡。

郊区。

看四下无人,龙绯宇将车停了下来,艰难的拉扯车门坐在时梦菀身侧,毫无理智的将她手腕上的领带解开。

时梦菀正要逃跑,却被龙绯宇死死的压在身下。

“我忍着欲望开车到这里,你就没有不给我的可能。”

“你给我滚。”时梦菀挣扎着,哭泣着,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但她的哭泣将龙绯宇的兽性点燃到极致。

一夜缠绵。

天微微擦亮,时梦菀腰要都要断了,龙绯宇还是没有停下动作。

时梦菀全身疲倦,人也很愤怒,但被压榨一个晚上,手臂都抬不起来,只能沉沉的睡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龙绯宇发泄好才将时梦菀胡乱的包着,开车回别墅。

将时梦菀公主抱下来放进浴室清洗,做完一系列的动作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他披着浴巾亲自去客厅泡了杯咖啡,正准备上楼的时候,背后响起莫彤的尖叫。

“绯宇哥哥!”

龙绯宇皱眉,侧身睨着她。

“什么事情?”

莫彤一想到热搜上面的事情就很崩溃,昨晚凌晨有人路过郊区的时候,拍摄满天星辰,但一辆豪车不小心入了镜,视频还掺杂着女人欢愉的喊叫声。

听的人骨头都酥了。

莫彤也吃到了瓜,第一声的时候都已经肯定是时梦菀。

她发疯,她发怒,用最快的时间赶到别墅。

“绯宇哥哥,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把时梦菀从身边驱离,她明明是那么恶毒的一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