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被人拦下,李庆生脸上闪过一丝杀意,但也只是隐隐一瞬。

怎么说这都是在人群里,关键朱静冬还在身边,他也只能忍了。

“请问你们是什么人?”

朱静冬见被人拦下,自然会有些不满,尤其是在这种公众场合,公然拉起人墙,明显是不对的。

“我是谁你们不用管,反正这里不准通过。”

站在人墙最前面的人冷声道:“若是你们胆敢尝试硬闯,别怪我们不客气!”

李庆生听着这人的话眉头一皱。

区区一名黄境中期也敢在他面前嚣张?

“先不说我们是什么人,但你这样堵人不说,还不帮忙控制人群,场内的员工呢?他们怎么都不在?”

朱静冬觉得这人很是奇怪,既然不让人通过,难道就不能控制人量,散开人群吗?

要是外头这些人一不小心撞到磕到,那可是要引发不小问题的,关键的是,场内工作人员也不在,这是怎么回事?

“你说那些人?还躺在那儿呢!”

那名黄境中期男子指了指路边哀鸣着十人,冷声道:“我之前劝阻过他们,但是他们不听,他们这样的下场同样也会成为任何一个想要尝试越过我们的人身上!”

一股很淡的威压冲向朱静冬。

毕竟对方是黄境,实力已经远超普通人太多,这些人身上多少都带着一点特殊气息。

只不过这威压别说是影响朱静冬了,刚散出来就被李庆生挡下。

“哦?倒是有点能耐。”

那名黄境中期感觉到自己的威压被人冲散,立马对李庆生提高警惕。

在场最有嫌疑的只有站在朱静冬身侧的李庆生。

“确实,你们倒是有点能耐。”

刚才这人打算威吓朱静冬的时候,李庆生已经耐不住气了:“你们白家的人,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

“让你们白家的白玉梅给我滚出来!”

他不发火,只是看在朱静冬面子上,他不想让自己的负面形象出现在朱静冬面前,就算是真要做,也会遮住朱静冬的眼,瞬间完成。

刚才,他给这人脸,但对方却不借着,那就是给脸不要脸,甚至还想威吓朱静冬,就不怕自己不顾幽冥阁和华国的协约,直接将白家灭门?

在李庆生提到白玉梅的时候,那个黄境中期的还没开口,站在最后面的一人突然出现在李庆生面前,冷声道:“你是何人?也配直呼白老的名讳?怕不是活腻了!”

说话者是一名半步玄境,估计只差一点多久晋升玄境初期的年轻男子。

“怎么?你们白家的人还打算大庭广众之下欺负老百姓了?”

李庆生怕脏了朱静冬的眼,便将她拉至自己身后,在他的脸上丝毫没有畏惧之意。

这让那名半步玄境的年轻男子有些意外。

先不说这人敢于直呼白老的名讳不说,甚至在自己威压面前丝毫没有影响,甚至刚才拉动他身旁女子这一举动,就足以证明对方实力不弱。

可是不弱又能怎样?在这音乐厅内有白老坐镇,半步地境的强者还会怕了一个看上去瘦弱不堪的人?

“不得不承认阁下确实有点能耐,但你真认为我这些弟兄是吃素的?”

这年轻男子声音比刚才好了一些,但话语之中仍然带着鄙夷之色。

李庆生没回答对方,只是深深看了音乐厅内一眼,然后看了看身后的人群。

“静冬,你先去找场内员工过来,这几位兄弟受了伤,必须要赶紧带去救治。”

李庆生很清楚,在这游乐园内还有一个堪比市人民医院的医疗院。

那些在地上哀嚎的场内员工虽然是骨折,但时间明显过去有一段时间,要是不赶紧带去治疗,就算之后治好了也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