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这次我倒没想着隐瞒了。

就把红衣女鬼的事给他们大概的说了一遍。

说到最后,我有些无奈,“她给了我七天的时间,但是除掉昨天和今天,已经只剩下五天了,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着急赶回去。”

顿了顿,我又看着一直闭着眼没有插话的白羽,问他,“你知道为什么是七天么?”

为啥不是七十天?好歹也多宽限一些时间啊,不然我突然死了,也太不明不白了吧。

我感觉没有兆沭的帮忙,我一个人查这事会有点吃不消。

白羽听到我的提问,眼睫微微的颤了颤,终于睁开了眼睛。

“七天的时间,是因为她即将被审判。你刚刚说,她是被黑白无常给抓走了。”

“对……”

别的鬼我反倒是没那么怕,就是这个红衣女鬼,让我莫名的心里发颤。

好像只要一说到她,我的身上都能快速的凝聚出一层冰块来似的,真的冻人。

“如果七天内你解决不了这件事,她便无法投胎做人,到时你也会被因果牵连,殒命在此。”

明明是一张清秀稚嫩的脸,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让我觉得非常严肃。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我真的只有五天可活了!

我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个很正确的决定,我今晚就要到学校去查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所谓的跳仙,到底是只有我一个人上当……好吧肯定只有我一个人上当。

因为只有我‘跳’了,被牵扯到了因果。

这一时间,我有些无言以对。

只能默默的从书包里将兆沭给我的那本入门级的咒法拿出来看。

趁着这个时候赶紧多学点防身的吧。

这一幕看在杨舒眼里,估计他是觉得我看书时皱着眉头的样子太难看了,所以他直接帮我把书拿过去,给我翻译,“你应该才看这本书没多久吧?我告诉你,这些象形文字很好学的,比如这句话……”

杨舒这人看起来挺玩世不恭的,但莫名的,他就给我一种很暖的感觉。

他捧着书,给我逐字逐句的念。

这可比我之前自己拿着对比书瞎鼓捣好得太多。

然而。

杨舒一边念给我听,我也实在很认真的在听了,可就是感觉,这知识它进不去脑子!

就是,他左耳朵说给我听,我右耳朵立马就飘出去了,完全听不进去……跟喝水一样,过一遍就没了。

“你这状态不对劲啊……”

杨舒给我解释了两三遍,也看我明明非常认真,可又实际啥也没学会的样子,忍不住想伸手来敲我。

我赶紧躲开,皱着眉,先一步指着自己的脑袋,“我确实在听你的,可我感觉这里一片模糊,不管是听到啥话,都只出不进。”

所以我的脑子到现在就这么不好用了??

我正自我怀疑着,白羽忽然伸出手来,“给我看看。”

杨舒立马把那本书递过去。

白羽看得有些惊讶,“这是一本很古老的典籍了。”

而且,他只随意的翻了两页就发现了不对,“这本书上……恐怕都留下了你祖仙爷的印记,除了你自己亲自阅读才能理解透彻以外,别人一点忙都帮不上。”

我:“……”

我无辜的看着杨舒,“我就说不是我的问题吧?我都感觉自己脑袋一片混沌。”

但!

这帅气(该死)的祖仙爷!

为什么要在书上下这样的东西啊,我真的有点欲哭无泪。

凭着我自己去理解,这得理解到什么时候?

天荒地老?

我伸手揉了揉额头。

这里,很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