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上前,摸了摸姜青沅的额头,“这么烫!”

紫嫣欲哭无泪,“前几天还只是昏迷不醒,从今天早上就开始发热,起先只是有一点点热,我也没在意,没成想越来越严重。她这个样子,我都不知道要不要给她请大夫。”

她本以为就是顺手的事儿,却不想如今竟成了脱不了手的大麻烦,“红衣,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红衣垂眸问道。

紫嫣摇了摇头,“除了香儿,我没敢任何人知道。”香儿是她的心腹丫鬟,自然信得过。

她是风尘里打滚儿的女子,弯弯绕绕的事儿见过了,如姜青沅这般大晚上爬上画舫,她一看就知道不正常。

“没旁人知道就好。”红衣点了点头,继而又道,“不能让她这么烧下去,万一烧出问题你可就说不清了。”

紫嫣一听,当即脸色煞白,“那该怎么办?”

“你这里人多眼杂,很容易被发现,把她放我房里。”红衣正色道,“我的脾气,大家都知道,从来不许人随意进出我的房间,把姜姑娘放我房里,比放你这里安全些。”

“可是这样一来,万一她出了事,那说不清的人可就是你了。”紫嫣有些犹豫,她请红衣来,只是想着给她出出主意,万没有想过把麻烦甩出去。

红衣拍了拍她的手背,温声道:“没事的,紫嫣,我近日正好身子不适,现成的借口请大夫。”

紫嫣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红衣,“那你千万要小心,别被人发现了,不然咱们可真说不清。”

红衣笑了笑,“放心,没事的。”

随后,嫣红阁里人就见着紫嫣与丫鬟扶着“红衣”回了房间。

“红衣,姜姑娘就交给你了,若是有任何事,你只管叫我来。”紫嫣将姜青沅放下,转头与红衣说道。

穿着丫鬟衣裳的红衣莞尔笑道:“放心。”

紫嫣福了福身,“红衣,谢谢你。”

红衣摇头笑了笑,该是她感谢她才是。她还正愁往后能不能见到姜青沅,紫嫣就把人送来了。

送走了紫嫣,红衣连忙叫人请大夫来。

不多时,大夫就提着药箱来了。隔着帷帐,红衣将姜青沅的手腕露出,“我这几日头昏昏沉沉的,今日还有些发热,还请大夫诊脉看看。”

大夫依言探脉,“姑娘,你可是误食了什么东西?高热不退,这分明是中毒的脉象。”

红衣闻言,顿时皱眉,“大夫您可确定?可我除了发热,头脑昏沉之外,也没有别的异样。”

姜青沅昏迷不醒,她便有猜测是不是中毒,所以叫大夫来之前,她特意检查过姜青沅的身体,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

“姑娘之前可是吐过?”大夫问道。

红衣也不知道姜青沅吐没吐过,“大夫为什么这么问?”

“姑娘误食了有毒的东西,只是当时很快就吐了,连带着把毒素也一同吐了出来,所以姑娘身体并无异样。”大夫答道,“至于突发高热,可能是残留的些许余毒所致。”

红衣连忙追问道:“那大夫可知我中了什么毒?您可能解毒?”

大夫摇了摇头,答道:“不需要解毒,您身体里残留的毒不过微末,只需喝些固本的药,高热便会慢慢退去。至于是什么毒,恕在下无能,时间过得有些久了,身体里又只剩微末,在下实在看不出来。”

“那我这头昏昏沉沉的,要什么时候才能好?”红衣问道,看不出来是什么毒倒也无妨,只要人能醒来就好。

“高热退了,头昏的情况也会跟着有所缓解,再多静养几日,也就可以大好了。”

这么说红衣就放心了,“多谢大夫,那就请您开些固本的药。”

大夫开了药,红衣即刻让心腹丫鬟抓了药煎好,送进房里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