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臂被人狠抓了把,细密的锐痛令沈晚卿不悦地蹙眉,转眸就见柳氏正一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自己。

“你自己来的?王爷没陪你一起?”

沈晚卿想抽出手,小臂却被柳氏紧紧箍住,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好动作,只能暗自咬了牙,“侯夫人说笑了,王爷去拜会宁国公了,稍后便来。”

话音未落便被柳氏扯着往前去,直直到了主位上那姿容典雅的妇人面前,柳氏装着热络地跟她介绍。

“晚卿,这位是宁国公夫人,当今敬太妃的母亲,邕王的外祖母,按辈分,你也该叫一声外祖母呢。”

沈晚卿黑人问号脸。

实在是没搞明白柳氏按得是哪个辈分,转念想到沈晚蓉,这才明白过来。

她们母女俩倒是不拿自己当外人,这就已经认定了沈晚蓉要嫁给邕王,所以提前论上了?

敛了神色,她恭顺地行礼,“晚卿见过宁国公夫人。”

见她没顺着柳氏这没见识的失了分寸,宁国公夫人眼色倒是好转许多,抬眼来打量了她几瞬,“你便是靖安侯的大女儿?现下的景王妃?”

沈晚卿唇边笑意恰到好处,“正是。”

一听她就是景王妃,旁侧的众人顿时神色褒贬不一,当然……褒的几乎没有,贬的说辞不一……

“景王妃?就是前日里将景王府的舞姬统统赶回梦春楼的那个?这等行事未免太过跋扈了吧。”

“就是,方才见着这沈二小姐那般端庄得体,知书达礼的,同是靖安侯府所出,差别怎这般大?”

“怪不得会嫁去景王府呢,这般德性,想也进不了邕王府的大门。”

……

这旁边候着的几个都是和柳氏交好的,想知道这帮人没好话等着自己,沈晚卿面色淡然,倒是一旁的柳氏,听着沈晚卿恶名在外,还顺带着凸显了一波沈晚蓉,得意地瞪着沈晚卿,心中长舒一口气。

这贱人先前害得蓉儿那般苦,今日定要叫她好好丢了脸才是!

半晌,她听得差不多了,这才装模作样地上前打圆场,“你们别这般说,晚卿她只是性子直率些罢了,这什么善妒啊,跋扈啊,都是不存在的!”

沈晚卿默默翻个白眼。

拜托你装也装的像一点好吗,这么阴阳怪气的,是把别人都当傻子吗。

宁国公夫人自然是个明白的,今日原是要暗戳戳地给邕王择定王妃的人选,也根本没心思管这些,只摆了摆手,“小辈们都在外头呢,既是拜会过了,你便也出去转转吧。”

“晚卿告退。”

沈晚卿福了福身子火速逃离。

一出门,春桃看着这哪边都不眼熟的路,顿时有些怔愣,“小姐,咱们现下去哪啊?”

沈晚卿抿唇,瞥了眼外头石案上摆的点心和水果,径自上前顺了些装进荷包。

“带上吃的,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

她就不信,她躲得严严实实的还能有人来找茬!

湖中翠荷遍布,娇粉的芙蓉点缀期间,随风蹙动好看的紧。

岸边皆是用汉白玉砌出的小径,半高的凉亭隐匿在苍翠中,倒不甚显眼。

沈晚卿观察过四周,满意地拍了拍石凳上的浮灰坐下。

看了看天色,她笃定,“此处这般幽静,定不会有人寻来,咱们就在这等上一个时辰再回去,省得看见那帮女人的嘴脸心烦。”

谁知话音刚落,下头便传来声脚步,沈晚卿心一紧,连忙按着还发呆的春桃蹲下去。

“小姐,您……”

不等说完就被沈晚卿牢牢捂住嘴巴,她眨眨眼,也顺着看过去。

一粉一靛两抹身影逼近,沈晚卿屏息凝神,美眸微讶地睁了睁。

顾怀彦和沈晚蓉?

他们俩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