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姐。”

春桃被吓了一跳,白着脸一屁股蹲下去。

二人讪讪对了一眼,不等反应,那厢沈晚蓉已经爬上岸,对准这边两步冲上来。

“谁在那,给我出来!”

她气急败坏地瞪着眼,发髻松散下来湿哒哒地粘在脸上,衣裙也还淅淅沥沥往下滴着水,一副狼狈至极的落汤鸡模样。

沈晚卿清了清嗓子,径自拍着衣裙起身,“呵呵……这不是妹妹么,还真是巧。”

尴尬地笑了两声,旋即瞥到一旁还老实坐在地上的春桃,忙伸手将人也捞起来。

“沈晚卿?!”

看清是她,沈晚蓉眉眼扭曲,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你怎么会在这!”

沈晚卿蹙眉。

“这宁国公府这般大,此处又不是禁地,你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

沈晚蓉一阵咬牙切齿,狠劲瞪了她一眼,“我可是邕王亲自陪着来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比!”

若不是这淳阳郡主坏她的好事,她这会儿定是已经将邕王拿下了,这个野蛮的疯女人!

眼眸中闪过一丝怨毒,她突然反应过来,后怕地睁大眼。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说呢?”

见她勾着唇,一脸意味不明的笑意瞧着自己,沈晚蓉面上一阵慌乱,手指狠狠攥紧,“你都看到什么了?”

沈晚卿不受控制地哼笑了声,旋即善解人意开口,“妹妹,你指的是什么呢?”

“是你被淳阳郡主从醉风楼赶出来?还是你方才故意撒娇装嗲勾引邕王被淳阳郡主痛打?又或者……是你摔进湖中被癞蛤蟆踩了脸?”

“你住嘴!”

一听她竟然全都看到听到了,沈晚蓉死死咬住唇,脸色惨白地活像个女鬼,“你……你要是敢将此事透露出去半个字,看我不让爹爹打断你的腿!”

沈晚卿秀眉狠劲拧了拧。

她,最!讨!厌!别!人!威!胁!她!了!

眯了眯眸子,唇边溢出丝冷笑,“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求你?!”

沈晚蓉叉着腰啐了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想让我求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是么?”

好笑地点点头,沈晚卿冷脸,“那我这个不怎么算回事的东西,保不齐会一不小心抖露出点什么呢。”

“你敢!”

“我怎么不敢?”

冷嗤了声,她扬眉,“嘴长在我身上,我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你管得着?”

“高兴了我高兴着说,不高兴了我不高兴着说,反正这该看到的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我也看到了,你怕人说就别发骚啊好妹妹。”

“你……你!”

沈晚蓉抖瑟着身子,气得七窍都要生烟,她红着眼抓起块碎石,狠狠朝着沈晚卿砸过去,“去死吧!你这个贱人!”

“小姐!”

见那石头破开风,直直奔着面门而来,春桃一急,忙扑上前。

沈晚蓉弯着唇,还未等得意两秒,却是一道重重的钝痛砸在额角,她当即脑瓜子一嗡嗡,两眼翻白倒下去。

沈晚卿拍拍手上的土,冷眼瞧着她在地上抽抽。

“说话就说话,你闹什么公主病,沈晚蓉,我是你嫡姐可不是你爹妈,想要我惯着你,先瞅瞅自己有没有那么大的脸!”

沈晚蓉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原本她的衣裳就已经湿透,现在倒在地上更是沾上一层土,娇粉的衣裳已经灰不溜秋,套在身上跟个土泥鳅似的,压根没法看。

“我杀了你……”

见她还不死心,沈晚卿倒是有些佩服了,啧了一声,觉得好笑。

“叫你丢脸的又不是我,你怎么就非得抓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