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都准备好了。”

宁氏径直上前对着宁国公夫人行了礼,见她这般谦顺模样,宁国公夫人纵是心中不喜这个庶女,面上也是丝毫不显露的点点头。

她冠冕堂皇地讲了几句,旋即就让宁氏开始安排。

宁氏一拍手,几个小厮搬着古琴和笔墨等器具进来,动作之整齐迅速将沈晚卿看得一愣。

“诸位今日应邀前来赏荷,此情此景,难不叫人抒发一二,我家夫人也想见识见识诸位小姐的风采,故此特意拿出先帝所赐的月影琴,又备下了上好的湘妃竹狼毫笔和押金徽墨,还望在座的各位小姐不要羞怯,勇于展示自己才好。”

今日说白了就是来给邕王选妃的,在座的人心知肚明,来之前自然也是有所准备,闻言当即一个个跟乌眼鸡似的兴致勃勃,蓄势待发,当然……乱入的沈晚卿除外。

她抬眼在厅中扫了一圈,这才发现除了边上坐的的夫人们,国公府的女眷和坐在前头冷着脸的淳阳,外宾地年轻女子中竟只有她一人是已婚的。

这摆明了是给邕王选妃,还找他们来当陪衬的啊!

狐疑地瞄了眼一旁气定神闲的顾怀楚,她开始怀疑这人带自己来的用意就是为了让自己陪他一块丢脸。

思量间,那厢的琴和笔墨已经布置好,宁氏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却堪堪折了一百八十度落到她身上,旋即弯了弯唇不阴不阳开口。

“妾身在景王府时便听闻王妃才情兼备,德艺双馨,只是也一直未寻到机会得见,今日既是王妃也与王爷一同前来,不若便为咱们展示一二,叫大家都瞧瞧您的风姿,也好为众位世家妹妹做个表率。”

见她突然将话锋转到沈晚卿身上,众人闻言纷纷将目光投过来,先前在花厅嘲笑过沈晚卿的几个夫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而那厢听闻这话的沈晚蓉和柳氏母女更是险些笑出声。

对上宁氏算计的眼色,沈晚卿猛地一抽抽,心倏地往下沉。

果然!她就知道!

不等拒绝,那厢沈晚蓉眸光流转,用帕子掩了掩唇娇俏出声,“这位夫人所言不错,我这姐姐虽是性子直率了些,却也是才艺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今日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她额上被沈晚卿砸出来的红痕还异常凸显,现下攥着帕子,眼色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那厢的柳氏也会意,当即忙帮声,“就是,蓉儿说的一点不差,晚卿这孩子我知道,打小就聪明伶俐,多才多艺,你们就瞧好吧!”

她知道,她可太知道了!

沈晚卿从小就是散养的草包一个,干啥啥不行,挨揍第一名,她要是能来个才艺展示,那母猪都能上树!

沈晚卿掐着虎口咬紧牙关,只觉自己要一口气背过去。

原主一个不受宠的,但凡能学上点技能也不至于被欺负地这么惨了。

这母女俩明知故说,一唱一和的,分明是想把她捧高了好摔死,还是粉身碎骨,磨成渣渣的那种!

“大家说笑了……”

推脱的话还未说完,却又见那厢宁国公夫人点点头。

“既然靖安侯夫人都这般说了,想必景王妃也是有真才实学在身上的,便不要推脱了,为我们略微展示一二吧。”

言毕又寻过去看了一眼邕王,眼神微动。

她才不关心这沈晚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过原本叫景王来就是为了炫耀加陪衬,既然她是一并来的,若是丢了脸,景王面上自然也无光。

能突显彦儿的事,自然也不是坏事。

“就是啊姐姐,国公夫人都发话了,你就不要推脱了!”

主人家都开了口,沈晚卿也不好再推脱,只能硬着头皮应下。

但是吧……

她一个沉迷扎针的老中医……唱歌五音不全,跳舞四肢僵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