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静仪当然是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慕寒时和她也没多余的话题,挂断电话之后,叫来了明辉。

他道:“明天上午,给她的妹妹江静仪办理一下总裁秘书的入职手续。”

明辉心一惊。

要知道,他跟着慕寒时多年,看着慕知集团一步步崛起,总裁从来就不曾给自己安排过任何异性秘书。

前几任秘书皆为男性。

哪怕他后来婚内找了个乔诗容,他都不曾发现过他和乔诗容之间能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

他一直认为那是总裁逢场作戏而已。

毕竟,爱人杀了自己的生母。换做任何人,都不能接受。

在巨大的痛苦之下,作出一些反常的举动来,不足为奇。

但是,现在却要把夫人的妹妹,那个和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人,带到身边来做秘书了吗?!

总裁这是何意?

“还有,”慕寒时淡然笑道,“吩咐后勤部经理,好吃好喝关照着。”

明辉:“?!”

慕寒时道:“你下去忙吧。”

明辉出去之后,慕寒时的手机短信进来——

是银行发来的。

【您尾号0809卡08:50网上银行(安芷)收入160076.58元,活期余额……】

八月九号,是她的生日。

所以他的银行卡号尾号就是她的生日。

算算,几年没为她过过生日了?

那一笔钱,是他在她住院期间,为她缴纳的所有住院费,却被她一分不少地退回来了!

她是什么意思?

这是要为了那个男人,彻彻底底的,和他断掉一切了吗?!

慕寒时盯着那一条短信,眼里仿佛弥上了一层雾霭。

……

刮过的春风,依稀透着几分凉意。

C市最近一直在下着细雨。

缠缠绵绵。

安芷坐在窗台上,望着窗外,弥漫在一片细雨中的城市。

焕发盎然生机的同时,又因这不太好的天气,隐约透着一丝凄凉的味道。

手机铃声在这时候突兀的欢唱起来。

她把铃声,换成了《听海》。

她喜欢那一首歌。

不管旋律多么悲伤。

不用看来电,她知道是谁打来的。

谁最关心她。

接过电话,陆瑾唯温柔低沉的声音落入了耳朵里:“芷妹妹,快开门,我就站在你门外。”

安芷:“……不会按门铃的嘛?非要浪费话费。”

“我定了套餐,你别管。”

“……”

安芷起身开门,将陆瑾唯迎了进来。

陆瑾唯手上提了几个大袋子——全是安芷擅长做的菜。

陆瑾唯微笑:“本来我很有兴趣做饭,因为能有个不错的妹妹跟我一起吃饭了。可是吧,只要一来你这儿,我只好打打下手呗。”

安芷翻翻白眼:“你直接让我做不就行了?”

陆瑾唯挠挠头:“这个不太好意思。”

两个人一起进了厨房。

安芷道:“厨房太拥挤,你还是出去吧。我来。”

陆瑾唯忽然间冒出一句:“慕寒时那个人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顿时,安芷的唇微微泛白。

陆瑾唯赶紧打住:“芷妹妹,别乱想,我没别的意思。”

安芷一边洗着菜一边用极低的声音说:“没事。”

见此,陆瑾唯赶紧把手探进那一盆清水里,不禁红了眼眶:“芷妹妹,不是说过不让你沾冷水的嘛?你免疫力本就低,要是再感冒了怎么办?!”

陆瑾唯说着,赶紧倾倒了那一盆冷水,重新打开水龙头,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