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的力度不断加强,“啊”一声叫声响起的同时柳月吟也猛地睁眼起来。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墨祁渊开的的一把将柳月吟搂入怀中。

还好,她没有事。

就在这时屋子的门,被推开,“王爷,我带了江公子来帮忙看王妃!”

当追风看到眼前这一幕,立马返过身将带来的江白苏推至门外,然后细心合上门。

追风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柳月吟真的醒了,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件呢,所以连夜去请了江白苏。

江白苏听到追风说的话时候也捏了一把汗,他也没有想到柳月吟会突然晕倒,甚至还是大夫都查不出的病状。

听到这个消息脚底就像抹了油一般,刷的一下就是想找她!

虽然他们接触不多,但是柳月吟却给了他不一样的快乐感,在她的眼里流露出来的是和别人不同样的目光。

在他们眼里他江白苏永远是江老将军的儿子,这身份一摆,各个都是虚伪的样子,唯有在她那里她才感觉到真正的赞赏,做真实的自己。

“王妃现在如何了?”

“王妃现在醒了,似乎没有大多大碍,真的是有劳江公子了。”

“无妨,我进去看一眼是什么情况。”

江白苏前脚刚一进入后脚又被追风拉了出来。

“王妃现在情况刚稳定下来,有王爷在就好了。”追风哈笑着说。

“似乎昨晚是你把我家公子请过来的,现在又要我家公子回去?”张义不爽说。

“实在不好意思,我也没有想到王妃吉人自有天相,这么快就醒了。”

他人府中,江白苏也不能做什么,何况还是墨祁渊的窝。

随即掏出一个瓷白瓶递给追风,“有劳了。”

接着带着张义离开了。

追风看到手中的瓷白瓶,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接着又很快收好了,因为他不能给他家王爷看到这个东西,不让就完了。

“公子!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子?”张义不解问。

“就算是帮一个朋友吧。”江白苏驾马立马离开。

这算什么朋友?人家的王妃也能当朋友?他发现他家公子真的是越来越奇怪了。

刚刚醒来的柳月吟,回抱了墨祁渊的拥抱。

因为当时的她害怕极了,还好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她。

墨祁渊拍了拍柳月吟后背,安抚道:“没事,有我在。”

这句话直接暖到了柳月吟的内心,随即轻轻将墨祁渊拉开。

“你在这里守了我一夜?”

只见面前的男子点了点头。

“现在还感觉有什么不适吗?”墨祁渊揉了揉柳月吟的额头,柔声问。

她很少看墨祁渊这一面,简直太暖男了!

眼睛很不争气红了,笑着说:“没事,我很好。”

梦中的处境让她感觉很孤寂,这个梦是不是想告诉她点什么?

柳月吟不敢想,因为她现在在这里孤立无援,不知道谁能帮的了她,似乎和她熟一点的就是墨祁渊了。

这次的梦和行刺事件,让她感觉特别诡异,脑子里面搜索这画面,她忽然之间发现了她似乎有了原主的记忆,柳巧儿和柳家对她的伤害经历让她也感觉到心疼难受。

这是怎么了......记忆竟然如此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