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烟妙听的喜笑颜开,倘若夜苍冥能出手,自是比她强千万倍。

这倒是挺好的。

她甩了甩高傲的头颅,神情平和了许多,还不忘捏起一块儿糕点抿了一口:“你这丫头,就是会说话。还中听,赏……”

她大手一挥,赏给小葵绸缎十匹,蜜饯二十盒,黄金百两。

小葵跪在地上高呼谢王后千岁。

*

夜已深沉,月怜寒蜷缩在偌大的卧榻上,瞪着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着窗外。

不多时,不远处的房门轻响起来,月怜寒仿若一个早就支离破碎的布娃娃一般,甚至连抬起眼皮看上一眼的力气都没有。

那人走近,甩动长袖,端坐在她的身旁。

修长的指,慢慢的伸向她的肚皮,月怜寒本能的想要躲。

身上拆骨的疼,仿若要把她扒皮抽筋一般炸开。

“你可曾记得,年幼时,孤王在你耳边告诉过你,想要你给孤王生一个可爱的孩儿。现在终于如愿了。”

他的指游走在月怜寒的腹上,阴冷的双眸中,竟夹杂着一份别样的温柔。

“你是真的高兴?”月怜寒不由得笑道。

下一瞬,她猛地抬头,狂怒在他的双眸里肆意的燃烧,脑子里关于昔日旧梦的温存,也被瞬间打破。

“孤王高兴与否,你都要顺着。”粗暴冷冽的吼声,在偌大的空间里发出阵阵回声。

如今在这个世上,他夜苍冥要把控一切,从他称王以后再也不为什么该死的感情,权利,折磨自己。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是啊!我有的选择嘛?”月怜寒单手紧紧地抓着被单,面色凝重。

弄成如今这样,她更像是

她心里暗暗发誓,一切仇恨的沉积,都是为了今后更好的爆发。

“你知道就好。如今是孤王的天下,你们只是孤王手下的一粒尘埃。”夜苍冥面色发愣,反复看着自己的掌心掌背。

入冬了,天阴暗潮冷,月怜寒入眼所及的他,堪比千年冰山。

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团紧身上的棉被。

她好冷啊!

月怜寒只想蜷缩在棉被里,一动不动,什么都不想听,不想动。

夜苍冥狠狠地扯开她身上的棉被,扔到一旁。正要做凶狠一番,看到她那副神情,再次低头看到她包扎了的手腕,才几日不见她已惨白憔悴如同腊人,双眼满目的沧桑,让人觉得心酸。

夜苍冥忽然心头一软。将要说的话,也都全数吞了下去。

“看来,你是不认同我的说法?”

“大王,你是在乎我的看法吗?说来,我只是一个奴。”月怜寒不由得冷笑道。

“孤王在乎!”

夜苍冥应声道。

下一瞬又觉得自己太过外露,转过身去,良久:“你可知道,你对孤王来说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知道,只有通过虐待我,你才会有存在感。”月怜寒承受不住,应声说道。

她倒是有了脾气了。

夜苍冥从不觉得她可以坚持多久,毕竟骨子里都是那种骄傲的劲儿,又怎么可能真的低声下气。

“忍不住了?孤王就知道你根本就不可能装下去。”夜苍冥紧咬着牙冠,倒了一杯白酒,泼在了她的脸上。

月怜寒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连呼吸都是凝结的。

她早已身心俱疲,可又无可奈何。

“孤王知道你恨!”

“……”

“你恨孤王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可月怜寒你应该明白,从孤王带兵入城攻下这座城。成为大王!你就该做好心里准备。”

她站在原地,负手而立。

周身散发着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冷。

月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