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德九年,即公元626年,唐高祖李渊即位第九年。

李玄霸坐在藤椅上,抬头望天。落日的晚霞还未完全褪去,东方却已经亮起了明珠。

而在李玄霸身后,却站着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宦官,名叫马德。

只因为一个多月前,他睁开眼后,开口说出了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个名词:妈的!

随后,这个叫马德的仆人就匆忙走了上来,惊颤问着:“卫王殿下,是您在叫小的吗?”

没错……他就是卫王李玄霸,李渊的第三个儿子,天可汗李世民,是他的二哥,当朝太子李建成,是他大哥!

但这具李玄霸的身体,好像并不如隋唐演义中描绘的那般威武。

倒是《资治通鉴》中记载的李玄霸形象,蛮符合他现在的气质的。

面色苍白,骨瘦如柴,这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倒是个小鲜肉小奶狗。

但眼下是大唐,这细胳膊细腿儿的,别说轮四百斤一个的瓮金锤了,就是提半桶水都要晃三晃。

穿越过来后,更是差点一命呜呼过去。

当他从宫女的床上醒来后,第一时间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后,初步断定,这是因常年服用朱砂,所致急性肾功能衰竭。

得亏他前世是个医生,利用银针封经脉的手法,勉强把自己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这才避免了才穿越,就又去见阎王的后果。

只是《资治通鉴》记载,李玄霸于十六岁时英年早逝。

现如今自己十六岁了,以前的那个李玄霸倒是死了,现在的自己……不知道算不算是无意中改写了历史?

见李玄霸有些神往,马德这个忠心不二的宦官倒是体贴,在旁小声提醒着:“殿下,快要入夜了,夜里风大,您大病初愈,还是早些回屋歇着的好。”

李玄霸没有理会马德的提醒,只是抬起一只手,遥指天空。

“马德你看东边……那颗太白星多亮?你可知这其中何意?”

“太白星?”

马德微愣,尚不明白李玄霸所言何意。

想了半天,终于了然,殿下的老师是袁天罡,那个老道又极为擅长相术和占星术。

想必殿下早已经在袁天罡那老道那里学来了占星术,才有此言。

思绪刚起,又听见李玄霸道:“太白见秦分,秦王当有天下!”

“秦王?这又跟秦王有何干系?”

马德被绕得糊涂了,嘟囔半天,秦始皇都死了好几百年了,难不成还能复活不成?

只是他越念叨,越是觉得奇怪……秦始皇当然不可能复活过来再次统一六国。

那当今世上,除了那位秦王殿下,还能是谁?

这一瞬间,马德吓得腿都软了,颤颤巍巍道:“殿下所言,莫非是……那个秦王?”

“除了他,还能有谁?”

李玄霸自嘲般笑了笑,忽又浑然不在意道:“没错,我说的就是天策上将、太尉领司徒尚书、陕东道大行台、益州道行台、尚书令、雍州牧、凉州总管、左右武侯大将军、上柱国秦王……李世民!”

一口气念这么长一串名字,李玄霸本就体弱的身体更是吃不消,喘了口气后,才继续说道:“妈妈说,名字越长的人越牛逼!”

但后半句,马德早已经听不进去了。

此刻他早已经被吓得脸色苍白,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李玄霸面前,颤抖着小声道出自己的猜测:“秦王他莫非要……谋反?”

最后两个字,从马德口中说出,更是如蚊蝇声一般细小,却也被李玄霸听个明明白白。

惹得他痴痴一笑:“谋反算不上,只是……禅位罢了。”

闻言,马德更是浑身一颤,被吓得不轻,哆哆嗦嗦道:“殿下,这话小的可不敢说……”

“瞧你那怂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