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看《水浒传》,一直搞不懂被逼上梁山是个什么心情。

但现在李玄霸算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此刻的他,完全被李世民牵着鼻子走……关键是还不能反抗。

但凡他表现出稍微有点反抗心理,恐怕下一秒,尉迟恭秦琼这两个门神就要出现在他面前,让他身首异处。

好在他大小也是个亲王,李世民哪怕不顾手足情,却也要忌惮这股亲王的势力,不至于做到赶尽杀绝。

眼前的临湖殿正中,停泊着一艘大船。

夹板上随处可见严阵以待的兵士,手握兵刃,巡视四周。

坐着小船上了临湖殿的大船上,李玄霸刚站稳脚跟,就听见李世民对着船舱内拱手喊道:“儿臣李世民,拜见皇上……”

“儿臣李玄霸,拜见皇上。”

李玄霸有样学样,学得倒是蛮快。

如果自己猜得没错的话,李渊应该就在船舱中了。

思绪刚起,船舱的较帘已经掀开……正如他猜测的那样!李渊、以及一众大臣,竟都在船舱当中。

只是并未被绑起来,而好像是真的在这里设宴,宴请大臣一样。

只是李玄霸左看右看,也没能在李渊脸上看到一点宴会的喜庆之色。

反倒是在看到李世民的时候,李渊那张原本就极为难看的脸上,更加的铁青了。

突然的一声闷哼,从这个当今圣上鼻中哼出,李渊终于开口了。

“世民,没想到来到这儿的竟然是你,这么看来,我是等不到建成来救我了。”

“爹,建成他早有谋反之心,昨日在殿前诋毁于我,今日又带兵意欲攻破玄武门……”

李世民说到这,深吸了口气,接着说道:“臣欲率兵将其捉拿,奈何他抵死反抗,无奈之下,臣只能……”

“好……好……咳咳!”

一连说出两个好字,李渊一口气好像没提上来,竟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再次抬头,李玄霸就看见,李渊那张原本就显得老迈的脸,更添一份病态。

见状,李玄霸不由得摇摇头,暗自叹息。

当皇帝有什么好?外人惦记着也就算了,自家人也惦记着,成天提心吊胆的……当皇帝有什么好?

思绪刚起,李玄霸却发现,李渊的目光竟看向了自己。

“玄霸,我实在是没想到,你竟然也插手到这次事情当中了!”

闻言,李玄霸哭笑不得。

“这话从何说起啊?我他妈就是个看热闹得,是无辜的……是李世民这小子把老子强行拉到这儿来的。”

这话,哪怕是说了,现在也没人会相信。

更何况李世民并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

听李渊说起,李世民立刻跟提小鸡一样的,把李玄霸那骨瘦如柴的身子往自己身边一提,随后拱手道:“爹,玄霸早已看透大哥谋反之心,和儿臣里应外合……此次捉拿反贼李建成,玄霸功不可没。”

“好……好一个里应外合!”

又是一番咳嗽,听得李玄霸一阵担心,担心这个皇帝今天咳死在这龙船之上。

李世民好像还觉得刺激不够一样,也不顾李渊止不住的咳嗽,继续说道:“爹,您年事已高,这江山社稷的事情,该当交给年轻人来打理了……”

“噗……”

随着李世民话音刚落,李渊便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但船舱中诸多大臣,虽心有戚戚,却无人上前查探,更没人传御医。

唯有李玄霸,心头震撼的同时,三两步走到李渊面前。

“爹,你没事吧?”

好嘛,当皇帝的时候没喊爹,这会儿人家都要退位了,捡回来当爹了。

李玄霸内心一阵哭笑不得,但前世中当医生的职责告诉他,不能见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