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上好听而已。”

“什么?乐雅琳居然是你的家教老师?”

“对啊,她可是求着我妈咪想要做兼职呢!”

夏暖暖大肆和身边的人炫耀。

她就是要让别人知道乐雅琳有多么卑微,她居然跑到了曾经的情敌家里做老师,她就是要让别人瞧不起她。

乐雅琳原本在凌风大学的名声就不好,再有这样的传闻的话,大家就会更不看好乐雅琳了。

即使顾安年已经是单身了,但是再怎么样都是轮不到乐雅琳的。

学校的林荫道上。

明媚的阳光下,一个男生身材颀长,气场高冷,他在人群里很是瞩目。

不少的女生一边走一边看着他,而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乐雅琳的身边。

乐雅琳抱着书本刚从图书馆走出来。

她愣愣抬起头,“安芯哥哥。”

顾安年走在她的身边,目光没有落在她的身上。

他的声音淡淡地响起,“我听说你辞了美术馆的工作。”

“嗯,你怎么知道?”

乐雅琳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件事身边的人很少知道,难道是他专门打听了她吗?

他故作高冷,“你不要误会,之前我去拿画,是听馆长说的。”

“原来是这样。”

“为什么要辞职?”

顾安年问道。

“我……”

她有些难以开口。

如果说是为了哥哥才辞职,她不得不去做轻松的家教老师,可是事到如今,她居然有些后悔了。

但是她既然已经和馆长说不做了,那她就没理由再回去了。

“既然你不想说的话,我就不勉强你。”

“谢谢你,安芯哥哥。”

他们两个人并肩地走在林荫道上,顾安年目光低垂。

那幅画的事他仍旧想要弄清楚,这也代表了乐雅琳的态度。

“乐雅琳,你是真的不喜欢那一幅画吗?”

她想到那幅画就想到了颜若风。

“嗯,是。”

乐雅琳没有犹豫,点了点头。

顾安年下颚紧紧绷住,原来她是真的不喜欢那幅画,可是他却为了给她准备礼物想了那么久,到现在却得到她的不满意。

他第一次主动向女孩子示好,结果是被人泼了冷水。

当下顾安年也不管乐雅琳是不是知道送画的主人。

“好,我知道了。”

“……”

乐雅琳抱着书本有些出神。

顾安年二话不说,修长的双腿便往前走去,不到一会儿就扔下了乐雅琳。

他们两个人本来是一起走着的,然而他却板着脸自顾自走开了。

她不喜欢那一幅画,为什么他的脸色会那么臭?

难道是他觉得她把美术馆的工作辞职了,辜负了他当时帮忙的一番好意吗?

乐雅琳停下了脚步,他生气想必是因为这件事吧。

不过真是太可惜了,她还以为他们和好了,可是还是因为这件事误会了彼此,她又该怎么和他解释呢?